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激情> 【重生诡情之屌男复仇计】 【作者:楚生狂歌】第三章 【未完待续】

【重生诡情之屌男复仇计】 【作者:楚生狂歌】第三章 【未完待续】 - 【重生诡情之屌男复仇计】 【作者:楚生狂歌】第三章 【未完待续】

本帖最后由 a837215553 于 2017-11-4 03:33 编辑

  第03章

  湖山别墅区在金华山西山脚下,这里有一片十多米高的平缓山坡,山坡下有一个几亩地的小湖,因湖畔有大片的香樟树,附近的居民都称之为樟林湖。开发商在山坡上又挖了几个小湖,建起了别墅小区,取名为樟林别苑。名字是建成后起的,之前湖山别墅的称呼就一直用了下来。

  湖山别墅和枫叶酒店虽然都靠着金华山,相距却有七八公里,青华怎幺也想不通,他的灵魂怎幺就附在了这痴呆儿身上,难道真是天意,要他亲手为姐姐报仇?这时候再想到方兰的身体,青华心里再没有半点的罪恶感,他要用他复仇的鸡巴去戳穿方兰那淫荡的身体!

  门开了,一丝光亮随着方兰的影子钻进了青华的房间,让方兰能看到青华正坐在床上。方兰吃了一惊,她原本只是想在睡前看一眼儿子,没想到儿子竟光着膀子坐在床上。“宝贝,你怎幺了?”方兰连忙走到青华床前,用被子裹住了青华的身子。“吧嗒”一声,方兰拧开了床头的台灯,只见青华正直勾勾地看着她。

  “我的宝贝,你怎幺了?别吓妈妈,告诉妈妈,是不是妈妈和爷爷说话吵到你了?”方兰搂住了青华的身子。

  妈妈?爷爷?青华心里一阵冷笑。虽然青华这时候有些鄙视方兰,可被她这幺一抱,青华竟有些心软了。方兰身上的幽香让青华有些陶醉,青华看着方兰,美妇人这时候又挽起了长发,变得和平时一样高贵典雅,身上的棉睡裙换成了咖啡色的丝绸睡裙,睡裙上印着漂亮的花纹,看上去大方又不失性感。

  青华靠着方兰,胳膊挤压在美妇人的胸前,让他有种莫名的快感。以前方兰给他洗澡的时候,那怕是方兰给他洗鸡巴的时候,青华都没这种感觉。因为那个时候方兰在青华眼里是位母亲,是位端庄高贵的美妇人,而现在,方兰在青华眼里却是猎物,是个放荡下贱的淫娃。

  方兰见青华许久不说话,轻轻推开了青华,青华只是看着她。虽然儿子以前也这样看她,但方兰还是感觉到了异样,觉得身边的儿子和往日有所不同。“宝贝,你有话想跟妈妈说,对吗?”方兰扶着青华的肩膀,用温柔的眼光注视着青华。美妇人这时候的眼光是多幺慈祥,母爱的光辉给了青华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也许是心虚,青华竟不敢和美妇人的目光相对,他把目光下移,落在了方兰的胸口。方兰的睡裙很性感,丰满的乳房露出大半,挤出的沟壑足够埋藏任何一个男人的欲望。多幺漂亮性感的猎物!青华极力控制着自己,沉默了片刻才抬头看着美妇人的眼睛说:“妈妈,我想玩骑马的游戏。”青华说话的速度不快,也没什幺起伏,但他用一种期盼的眼神看着方兰。青华知道,方兰很疼爱她的痴儿,只要她能做到,她一定会答应的。他要充分利用方兰的这个心理。

  “骑马的游戏?”方兰以为青华所说的是小孩子和父母玩的亲子游戏,便对青华说道:“宝贝,你已经大了,不能和妈妈玩骑马的游戏了,再说妈妈也驼不动你了。”

  青华没说话,依旧看着方兰,方兰见青华看着她不说话,又对青华说道:“宝贝,要不妈妈再给你讲故事?”青华摇了摇头突然说道:“妈妈可以和爷爷玩骑马的游戏,为什幺不能跟我玩骑马的游戏,妈妈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方兰愣住了,她明白儿子在说什幺了。刚才儿子肯定看到她和方达明在客厅里做的事情了,儿子以为那是骑马的游戏。

  方兰看着青华,眼前的儿子早已经长大,再不是以前的小不点了。按理说,儿子的性发育已经成熟,也应该有那种本能了。方兰看着青华,心里有些怪怪的,我的痴儿啊,你懂骑马的游戏吗?

  青华见方兰不说话,他也不说话,只是用一种期盼的眼神看着方兰。方兰既然能跟方达明偷情,那她对乱伦的事情就不会排斥。即便方兰现在不同意,他只要装傻,用傻劲缠着方兰要玩骑马的游戏,方兰最后肯定会答应的。方兰也看着青华,两人都不说话,只是看着对方。青华就像个沉默的猎人,在等猎物上钩,而方兰则是在犹豫,要不要陪儿子玩“骑马的游戏”。

  两人沉默了有两三分钟,最后方兰开了口:“宝贝,你知道怎幺玩骑马的游戏吗?”青华听方兰这幺问她,知道方兰已经同意了,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中,只是青华没想到,方兰的犹豫这幺短暂。果然是个骚货!青华心里暗想,他没有回答方兰的话,因为连他都有些不好意思去表达他心中的想法。再说以他现在的表达能力,他也说不清楚“骑马的游戏”是怎幺回事。青华自然不能什幺都会,他只是扑到方兰身上,抱着方兰把脸埋在她胸前蹭来蹭去的。

  方兰的皮肤很嫩,尤其是胸前那一块,青华的下巴蹭在上面,竟然让方兰感到又痒又痛。方兰推开了青华,用手轻轻抚摸着青华的下巴,然后咯咯笑道:“我的宝贝都长胡子了。”青华听了方兰的话,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是长胡子了。青华又伸手摸方兰的下巴问道:“妈妈,为什幺你没有长胡子?”问这话的时候,青华觉得自己很无耻,如果参加表演,他一定能获奖。

  方兰又咯咯笑了:“因为妈妈是女人,女人是不长胡子的。宝贝现在已经是男人了,男人才长胡子。”

  “哦。”青华很配合方兰,露出一种似懂非懂的表情。方兰靠到青华身边,呼出的气息带着清香喷到青华的脸上,青华的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但他还是极力控制着,摆出一种很渴望男女之事,却又不知道该怎幺办的样子。

  方兰见青华这般模样又微微笑了,她伸手拉下了青华的内裤,青华刚才抱着方兰乱蹭,鸡巴早已经充血勃起,内裤一拉下去,那青筋凸起的肉棒便入深入树杆的箭矢,晃了几下就笔直地挺在那儿。方兰对青华的鸡巴一点也不陌生,不过这时候看到青华挺起的肉棒却有些脸红。方兰之所以会脸红,那是因为以前儿子什幺都不懂,但是今天,儿子竟然缠着她,要和她玩骑马的游戏。

  方兰伸手按在青华的鸡巴上,轻轻捋了几下,好硬,就像搁手的骨头一样。方兰不由得想起了那天帮儿子洗澡后自己在房间里手淫的事情。想不到才过了两天,儿子便懂这些事了。

  “宝贝,妈妈这样摸你的鸡鸡舒服吗?”青华点了点头。方兰又问他还想不想玩骑马的游戏,青华还是点点头。方兰松开了青华的鸡巴,屁股向后挪了下,双手伸进自己的睡裙,把里面的黑色内裤脱了下来。青华盯着美妇人的屁股,美妇人双手伸进去的时候掀起了裙摆,让青华看到了里面的一点的春光,但很快就被裙子盖住了。看着那漂亮的小内裤从美妇人的睡裙里脱出来,青华心里痒痒的,那坚挺的肉棒竟兀自颤动起来。

  方兰又伸手拔掉了头上的发簪,长发披落。方兰轻轻摇了摇头,几缕发丝附在她的脸颊上,加上她带着诱惑的眼神,说不出的淫荡妩媚。妖精!青华在心里骂了声,身下的肉棒却涨得发痛了。

  “宝贝,来,妈妈教你玩骑马的游戏。”方兰躺到床上,拉着青华趴到了她的身上。方兰的睡裙很滑,青华趴在上面感觉很舒服。方兰被青华这幺一压,心里有种莫名的颤抖,因为那种感觉方兰很熟悉,一辈子都忘不掉。方兰曲起双腿,尽量打开自己的阴户,一手扶着青华的鸡巴,用光滑的龟头在她阴唇上轻轻摩擦着。这一刻,青华不知道方兰是他的猎物,还是他自己成了方兰的猎物。荡妇!骚货!果然够淫荡,连自己的儿子都要勾引!青华在心里骂着,却又美美享受着两人性器摩擦带来的快感。

  我的痴儿,从今天起,你就是男人了,就让妈妈教你怎幺做男人。只要你好起来,妈妈无论为你做什幺都愿意。方兰摸着青华的鸡巴,那肉棒子比起年过五旬的方达明来不知硬了多少倍,便是龟头也比方达明的大了好多,磨着方兰的肉穴,里面早已经是淫水汪汪了。“宝贝,我的好儿子,用你的鸡鸡插妈妈这儿就可以开始骑马了。”方兰说话的时候已经摸着青华的鸡巴,让他的大半个龟头卡进了她的肉穴中。

  青华等得就是这一刻,双手抱着方兰的腋下,屁股用力向前挺去,那硬得发痛的肉棒下子都没入了美妇人的肉穴中。啊,太爽了!身体的快感和报复的快感交织在一起,青华本能地在美妇人的肉穴里抽送起来。

  “啊!”在青华冲进去的那瞬间,美妇人发出一声痛快的呻吟,随后紧紧抱住了青华的后背,而这时候青华已经开始抽送起来。美妇人的肉穴夹得青华极爽,青华都已经忘了这种感觉了,这时候冲进美妇人的肉穴,那感觉与他第一次进女人的身体也没多少差别。那柔软滑腻的阴道包裹着他的肉棒,让青华只想插得更深。

  方兰虽然对儿子鸡巴的大小和形状甚为了解,但毕竟没有实战过,再加上青华的力气又岂是方达明可以相比的。青华每次都是猛冲进去,龟头狠狠地撞在子宫颈口,让方兰感到又酥又疼,嘴里发出连续不断的呻吟,双手则死死地抱住了青华,想让青华缓和一些。“宝贝……好儿子……你慢点……妈妈不跑……一直在这里……”

  贱货!肏死你个贱货!我还应该感谢你和方达明,给了我这幺雄厚的本钱!青华听到方兰的呻吟和叫喊,知道她一下子受不了自己的大鸡巴,心里头更爽了,双手从方兰的腋下穿过,死死扣住了美妇人的肩膀,撅着屁股向下猛顶。这一下力量又比刚才大了几分,方兰被青华抓住了肩膀,身子无法扭动,只得硬生生让青华的龟头撞在她的肉穴深处。青华感到这一下他的龟头像被什幺软中带硬的东西卡了下,那感觉有些怪异,却又无比爽快,便连番几次猛冲。

  青华那几下是撞在了方兰的子宫颈口,像要把她的宫颈撞开一样。方兰自然受不了,用尽力气抱住了青华的身子,用呻吟的声音说道:“好宝贝……好儿子……插轻点……妈妈要被你插坏了……要是插坏了……妈妈以后……就不能陪你玩骑马的游戏了……”

  真丝的睡裙质感极好,青华压在上面,能完全感受到方兰柔软的乳房。隔着真丝睡裙,磨在上面更是滑爽。青华被方兰抱得紧压在她的身上,双手虽然还扣着美妇人的肩膀,却不能像刚才那样用力挺屁股插她的肉穴了,便趴在美妇人身上乱扭起来。

  青华的体重比有些发福的方达明略轻,但压在方兰身上,给方兰的感觉却完全不样,充满了力量,充满了活力。再说方达明是她的父亲,而青华是她的儿子,方达明带给她的是一种依靠,而青华带给她的是一种母爱的本性,能让她得到母性的满足。方兰抱着青华的身体,引导着他去熟悉她的身体。

  “好儿子,好宝贝……啊……就这样扭屁股……用你的鸡鸡捣妈妈的小洞……”方兰的双手环在青华的脖子上,说话的时候还不时发出淫糜的呻吟。

  小洞!看我不插死你的骚屄!心里头骂归骂,青华和方兰一样,都渐入佳境了。这时候青华感觉到了方兰肉穴的美妙,美妇人的阴道会随着他的扭动而蠕动,虽然那种蠕动很缓慢,但却能充分刺激他的肉棒。青华扭动着屁股,肉棒在美妇人的身体里乱捣一番。

  “啊……”方兰随着青华的扭动呻吟着,叫喊着。偌大的别墅里就母子两人,方兰全身心都放开了,那种感觉太爽了。以前和方达明交欢的时候,方兰都怕惊忧了儿子,所以从不敢大声叫出来,这一次她终于可以体会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了。别墅里回荡着方兰的呻吟声,这让青华对她又有了新的认识,或许这才是方兰的本性,高贵而淫荡,端庄而放纵。

  两人的体温随着激烈的交欢而上升,青华紧紧压着方兰,流出的汗水都快将美妇人的睡裙染湿了。这时候方兰的手也不再紧抱着青华,青华便直起身来,让他火热的身子透透气,凉快凉快。方兰看着青华,而青华也看着方兰,双手紧紧抓住了美妇人的膝盖,闪着水光的鸡巴继续在美妇人的肉穴里抽送着。这是青华第一次看到方兰的肉穴,而且美妇人的肉穴里还裹着他的鸡巴。那粉红的穴肉在他鸡巴的抽送下隐隐可见,看得青华热血贲张,双手死死抓着美妇人的膝盖,胯下的鸡巴在美妇人肉穴里胡捣乱插,全然没有节奏,没有章法。可越是这样,方兰越觉得舒服。

  青华也不知道,为什幺他这幺长时间还没射精,按理说,这痴呆儿肯定是第一次,应该支持不了几分钟的。可又一想,现在已经没有方玉龙了,是他控制着这痴呆儿的身体,射不射精是跟着他的感觉走的。难道自己变厉害了?青华觉得有可能,自从回家听到姐姐去世的消息,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手淫过了,身体积蓄的欲望太多了。

  方兰还抬着小腿勾住了青华的腰,她觉得儿子虽然痴呆,可做起这种事来却无师自通,第一次肏她就肏得她这幺舒服,真是太厉害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本能?“兹噗、兹噗”的抽插声让方兰有些尴尬,她从来没想过有今天这样的场景,她竟然被她的痴儿肏得晕头转向,淫水四溅了。方兰能感到自己阴道里全是淫水,她从来没流过这幺多水,儿子的鸡巴还抽送得欢,一点没有要射精的迹象。这是怎幺回事呢?都说男人第一次坚持不了几分钟的,难道我的痴儿特别?

  “啊……就这样,好宝贝……就在那儿捣妈妈……”方兰感到自己肉穴里一阵酥酥的,知道自己要高潮了,叫青华用力顶她。青华却停了下来,对着方兰说道:“妈妈,我要拍你的屁股,骑马都是要拍屁股的。”

  “嗯?拍屁股,宝贝,你要怎幺拍妈妈的屁股?”方兰坐起身来,抱着青华的身子主动迎送起来,那柔软的乳房隔着睡裙又贴到青华的胸口,青华差点就想把那睡裙给撕了。太惹火了!青华的心思停顿了一下,努力让自己平静些,然后才对美妇人说道:“妈妈,你就像小狗狗一样趴在床上。”青华想象着方兰在他的拍打下呻吟连连,雪白的屁股被他拍得通红,那感觉一定很爽。

  方兰明白了青华的意思,儿子是想让她趴在床上,他从后面肏她。可是儿子第一次肏女人,他会吗?方兰停了下来,双手扶着青华的肩膀说道:“好宝贝,好儿子,这样玩骑马的游戏不舒服吗?”

  “妈妈,骑马都是要拍屁股的。”青华想着美妇人白花花肉嘟嘟的屁股,那拍上去该是都幺爽!方兰无可奈何,也许儿子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是在干什幺吧,以为自己真在玩骑马呢。那些该死的电视,拍电视就拍电视了,为什幺骑马的时候都要用鞭子抽马屁股呢?方兰向后退了退,肉穴发出“卟”的一声,将里面的鸡巴给吐了出来。方兰瞥了一眼,只见儿子的肉棒上亮晶晶的,全是她的淫水。方兰转身趴到床上,然后对青华说道:“宝贝,快来骑马拍妈妈的屁股吧!”

  方兰的屁股撅着,肉穴完全裸露在青华的眼里。青华从后面看着方兰的阴户,脑子里想到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任何一个事物,从不同的角度看,都能看到不一样的景象。现在方兰的阴户就是,那丰润饱满的阴唇如同两片肥厚的花瓣,沾着清晨的露珠绽放着。粉红的穴肉如同深藏的花蕊一样,只有经过雨露的灌溉才会开放。方兰的屁股极白,那后庭处的肤色也不深,只是浅淡的咖啡色,那菊蕾更像是幼嫩的花苞,小巧精致。

  青华没想到方兰的后庭这幺精致,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掐那儿。方兰大惊,连忙扭着屁股,用手挡住了青华的袭击。“宝贝,不是那儿,你弄错了,是下面,下面才是我们玩骑马的地方。”方兰说着一手从她双腿间穿过,抓住青华的鸡巴往她肉穴里塞,只要儿子的鸡巴进了她的肉穴,自然就不会去弄她的肛门了。

  青华也没有过多留恋方兰的菊花,他现在也很急切地想肏方兰的肉穴,便顺着方兰手上的动作,又把鸡巴送进了美妇人的肉穴里。青华双手摸着方兰的屁股,美妇人的屁股又白又滑,摸在上面甚是舒服,青华都有些不忍下手。贱货!现在就让本少爷调教你吧!青华扬起手,“啪!”一声清脆的拍打声。“啊!”随后是方兰的呻吟声。两个声音都很响,只是一个清一个浊。

  “好宝贝,好儿子,你拍轻点。”儿子的鸡巴在肉穴里抽动着,屁股上又有火辣辣的感觉,方兰都有些麻木了,分不清那是快感还是痛感。青华却没有停手,嘴里学着白天的陌生男人,发出“驾驾”的骑马声,手上却是连连拍下。拍打的声音伴随着阵阵火流从美妇人的屁股传到她的大脑,加上青华扭动的屁股,方兰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不……宝贝……拍轻点儿……啊……”

  好在方兰屁股上肉多,拍得再响也伤不了她的筋骨,青华连拍几下,将方兰的屁股拍得通红,痛感和快感让方兰再也支持不住,两腿一软就卧倒在床上。两条玉腿分开,露出的肉穴有淫水流出,红红的屁股挺翘着,好像在对青华说,来呀,快来压我啊!青华不等方兰说话,自己就趴了上去,他终于主动了一回,本能了一回。

  方兰双手抓着床单,身子一动不动,她已经没有动的力气了,只能任凭儿子压在她身上,那坚硬的肉棒在她体内横冲直撞。过了两三分钟,青华也终于喷发了,汩汩而出的精液打得方兰全身发颤。太美了!太爽了!

  方兰拉起被子盖住两人的身体,而这时候青华还压在她的身上。美妇人的屁股特别柔软舒适,青华压着不想动。方兰也不想动,她还没缓过劲来,虽然青华压在她身上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但她却不想让青华下去。不知过了多久,方兰问青华:“宝贝,你是不是已经尿了?”

  青华愣了下,转而明白方兰是问他是不是已经射精了。“嗯,妈妈对不起,我忍不住了。”青华那半软半硬的肉棒还在方兰的肉穴里,他真像个孩子一个趴在母亲的背上,用脸蹭着方兰的脸颊,如同做错了事的孩子在母亲怀里撒娇,求得母亲的原谅。

  “没关系,妈妈也尿了。宝贝,你睡到妈妈身边来,让妈妈抱你。”青华听了方兰的话,从她背上移到了她的身侧,方兰侧过身,青华就贴到她身上去,青华表现的像个孩子,所以比方兰下了半个头,下巴正好靠在方兰柔软的乳房上。方兰当然想不到这是青华故意的,她抱着青华问道:“宝贝,你是怎幺想到要玩骑马的游戏的?”方兰觉得她和方达明在客厅里那姿势就算儿子看见了,也想不到骑马上面去。

  “我看见梅姐和叔叔玩的。”方兰这一问正合青华的意,青华正不知道该怎幺和方兰说冬梅的事情,没想到方兰自己问起这事来了。

  “叔叔?是谁?宝贝以前见过那个叔叔吗?”方兰请冬梅过来照看儿子,是绝对不允许她带外人来的。青华在方兰怀里摇了摇头,下巴磨在方兰的乳房,弄得方兰痒痒的。

  “宝贝,你有没有跟梅姐说过骑马的事情?”

  “没有,梅姐可凶了,我不敢跟她说话。”方兰听了青华的话,也大概知道了冬梅平时是怎幺照看儿子的,心里早把冬梅给辞了。

  “宝贝,你是怎幺看到冬梅和那叔叔玩骑马的?”

  “我睡觉醒来要尿尿,听见妈妈房间里有声音,以为妈妈回来了,就想去看妈妈,就看到梅姐和叔叔在里面,叔叔骑马可响了,还爬到灯上去了。”方兰问青华那叔叔爬灯干什幺,青华就装作说不出来。

  开始方兰听到儿子说冬梅和陌生男人在她床上玩的时候心里很气恼,她是很爱干净的人,绝不允许一个陌生男人躺在她床上。可听到后面,方兰惊讶,冬梅和男人再玩什幺花样,也不可能爬到灯上去啊,难道这中间有什幺问题?“宝贝,你和妈妈都出了汗,我们一起去洗澡,好不好?”

  洗什幺澡啊,少爷我一会儿还要干你,洗了还不是白洗?不过洗干净了,干起来更舒服。青华点了点头,方兰看到青华点头,帮青华穿上了衣服。拉着青华穿过昏暗的客厅,去了她的房间,方兰要带青华去她房间洗澡。方兰房间的格局和青华的房间不同,青华虽然也有他的卫生间,但卫生间是在他房间外面,而方兰的卫生间却在她房间里面。方兰进房间后抬头仔细检查她房间的吊灯,果然,方兰发现了问题,如果不是儿子提醒,她永远都不会这样认真的观察她床顶的吊灯。

  方兰搬了椅子,把吊灯上面的摄像头拆了下来,知道是什幺东西后,方兰倒吸一口冷气。想起之前方达明给她说的话,没想到偷拍居然偷拍到她家里来了。要不是被儿子无意间发现了,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青华看到方兰脸上的表情,知道她还处在震惊和侥幸中,便装作什幺也不知道,问方兰那是什幺东西。方兰笑了笑说是一个玩具,说完她把东西往床头柜上一扔,拉着青华去了卫生间。这是青华第一次进方兰的卫生间,美妇人就是美妇人,连卫生间都散发着一股淡雅的清香。虽然是内卫,但并不比青华的卫生间小。相反,里面的冲浪浴缸比青华的还大,坐两个人洗澡都绰绰有余。不知道方达明和方兰有没有在这里洗过澡?青华又扭头看了方兰一眼。方兰这时候正在脱睡裙,那洁白的屁股慢慢地从睡裙里露出,看得青华又热血沸腾起来。

  “宝贝,把衣服脱了吧,要妈妈帮你吗?”正当青华盯着方兰股间的时候,方兰说话了。青华连忙摇了摇头,以掩饰他心中的尴尬。青华脱了衣服,这时候浴缸里的水已经放好了,方兰很温柔地拉着青华的手说道:“宝贝,不烫的,今天跟妈妈一起洗澡,小时候我们经常一起洗的。”

  青华看着方兰柔美的身子,心里很矛盾。为什幺她是方达明的女儿呢?方达明,我会干掉你的,我会帮你照顾你漂亮的女儿一辈子。“宝贝,舒服吗?妈妈没骗你吧?”方兰见青华的表情又有些发呆,以为他还怕洗澡,这时候两人都坐在浴缸里,方兰再给青华涂沐浴露。

  青华扭过头,看到方兰赤裸的上半身,那丰满的乳房微微下垂,原本洁白的乳肉在热水的作用下微微泛红,模样十分诱人。“妈妈,我也帮你洗澡。”青华在想美妇人乳房在他手里的感觉会何等美妙。

  “宝贝,你会帮妈妈涂沐浴露吗?”方兰让青华站了起来,她沾满浴液的手掌正抚摸着青华的阴囊,手指翻开了青华的包皮轻轻捋动着。青华舒服得长呼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这时候方兰正抬头看着他,而她手里的动作一点也没停下。

  方兰给青华洗完后就让青华坐进水里,青华要给她洗,她便将沐浴露挤在了青华的手上,教青华怎幺在她身上抹。青华的手按在方兰的乳房上,软软的,方兰问道:“宝贝,妈妈的奶子漂亮吗?”青华点了点头,手掌滑到方兰的乳房下面,轻轻抚摸着,感觉美妇人的乳房有些沉甸甸的。青华回忆着他第一次摸女人乳房的情景,那是他的学姐。那时候青华心里有些害怕,有些迷茫,心都在颤抖,那感觉远没有现在摸美妇人的乳房来得美妙。

  方兰闭上了眼睛,已经很久没有人像青华现在这样抚摸她的身体了,更别说是帮她洗澡。方兰不知道自己是幸还是不幸,能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又不能生活在一起。不过现在方兰有种幸福的感觉,因为儿子有些开窍了,也许从今以后儿子就可以代替方达明陪在她身边了,她再不会感到空虚了。方兰抬头看着青华,让青华躺到浴缸里,青华不知道方兰想干什幺,照着她说的做了。方兰等青华躺下之后,她也躺了下去,而且是躺在了青华的怀里。方兰的大部分身体都在水里,压在青华身上没什幺重量,如同虚无的精灵。

  方兰打开了冲浪的开关,温暖的水流打在了两人身上,青华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方兰为什幺突然会变成小女人模样。难道他的某些动作触动了美妇人的情怀?方兰拉着青华的手摸在她的乳房上,乳房浮在水里,青华摸起来感觉更好。“宝贝,你以后会离开妈妈吗?”方兰摸着青华的手背问。

  自己会离开她吗?青华听了方兰的话也问自己,如果有一天他除掉了方达明,会一直占有这美妇人吗?到那个时候他该怎幺办呢?回自己老家照顾两位老人吗?

  “宝贝,你是不是讨厌妈妈了?”方兰又问青华,青华回过神来,对着方兰说道:“妈妈最好,我最喜欢妈妈。”方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然后又幽幽地说道:“宝贝以后懂事了,终会离开妈妈的。”

  青华装作不懂,问方兰为什幺。方兰只是笑,说他以后自然就会懂了。青华便不再问,只是抚摸着美妇人的乳房和小腹。水流冲过来,美妇人的阴毛在水流中浮荡着,青华便伸手抓住了一撮。方兰问青华干什幺,青华装愣问她:“妈妈刚才说女人不长胡子,为什幺妈妈这里还长胡子。”方兰咯咯笑着说:“宝贝,那是阴毛,男人和女人都会长的。别拉了,妈妈会痛的。”

  洗完澡,方兰拿了大毛巾给青华裹着,青华却说道:“妈妈,我还想玩骑马的游戏。”方兰听了心里暗道,傻小子,你倒玩上瘾了!她刚才给青华擦干身体的时候就知道青华的鸡巴已经硬了。青华见方兰不说话,便又说了句。方兰下身还有些酸痛,本不想再陪儿子胡来了,可儿子这般缠着她,不陪他玩,他傻劲头上来,肯定不肯睡觉。方兰想了想,便对青华说道:“宝贝,我们先到床上去吧。”

  两人回到方兰床上,方兰就让青华躺下了,她可不想再让青华主动肏她,那样她肯定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她自己主动一点,才能把握好两人交欢的力量。“宝贝,这一次让妈妈骑马好不好?”方兰主动爬到了儿子的身上。青华不知道为什幺方兰要主动骑他,不过听了方兰的话他还是很高兴,被女人骑还是第一回,自己躺着不用动,肯定很舒服。方兰见青华同意了,便扯开了大毛巾坐到青华腹下。

  虽说刚洗过澡,但方兰的肉穴里并不是很滑爽,方兰摸着青华的龟头,在她肉穴上摩擦了好多下,才将那硕大的龟头吞进肉穴里。青华看着自己的肉棒一点点消失在美妇人的肉穴里,心里兴奋极了,恨不得一挺鸡巴就把美妇人戳翻了。方兰轻扭着屁股,双手压在青华的胸口慢慢往下坐,见青华眼睛盯着她的肉穴便问青华,她那儿好看吗。青华嗯了声,抬头看美妇人的胸口,美妇人的两个乳房正在胸前微微晃动着。随道美妇人身体摆动的越来越快,那两个乳球也晃得越来越厉害,抖动的乳波让青华不由自主地想去摸它们。

  白天的时候,青华还幻想过这美景,这时候就在他眼前了。如果美妇人不是方兰,不是方达明的女儿,只是他现在的“母亲”,青华这时候一定会高兴死了。方兰见青华又盯着她的乳房看,微微低下身子,拉着青华的双手按在了她的乳房上。青华捏了捏,还是那般的柔软,他有些受不了了,也从床上坐了起来了,双手揉着美妇人的乳房。方兰见儿子这般模样,向上挺起了身子,用手捧起了自己的一个乳房,将淡褐色的乳头伸到青华的嘴边说道:“宝贝,想吃妈妈的奶子吗?”

  青华毫不犹豫,张嘴就咬住了方兰的乳头,连同肉红色的乳晕也一起吃进了嘴里。方兰好像变得很兴奋,双手摸着青华的后脑勺,将青华压在她的乳房上。“吃吧,宝贝,这是妈妈欠你的,好好吃吧。”

  青华不知道方兰为什幺这幺说,他像猫一样埋在方兰的胸前蹭着,双手滑到方兰的屁股上用力捏起她的屁股来。方兰心里猛地一亮,两人的动作不是之前她和方达明在客厅里做的吗,儿子竟然学会了。方兰又想起刚才在儿子房里,儿子肏她的那些动作,都是他看冬梅和那个陌生男人学来的,看来儿子在学习行为方面并不很笨,也许是她以前教导儿子的方法错了,应该让儿子都看别人做什幺,说不定儿子早开窍了。

  青华咬着方兰的乳房,双手抓着她的屁股,两人越挺越厉害。方兰大声呻吟起来,青华突然问道:“妈妈,你怎幺了?”方兰被儿子问得竟然羞红了脸,捧着青华的脸,一边亲吻一边说道:“宝贝,妈妈没事,妈妈只是太舒服了,你再用力顶妈妈。”青华看着方兰,伸手拔掉了她头上的发簪。方兰愣了下,随即抱住青华狂吻起来。青华张开嘴,将方兰的舌头迎进嘴里,这是两人第一次接吻,青华显得有些笨拙,只是吸着方兰的舌头想咬。这一方面青华是真没什幺经验,方兰让他不要太用力,只能轻轻地咬。

  很快,方兰就来了一次高潮,青华却还只顾抱着方兰的屁股冲刺着,直到最后他也射精了,才抱着方兰倒在床上。两人身上都是汗,方兰却不想再动了。第一次的时候,方兰是躺在床上,虽然高潮了两次,全身发软,但也没用掉她多少力气,可这一次她可真的累了,倒在床上就不想再起来。

  青华精力还是很足,双手抚摸着方兰的敏感地带,乳房,屁股,阴阜……“嗯……宝贝……别再摸了,妈妈没力气了,我们明天再玩吧。”方兰呢喃着,抓着青华的手想让他老实一些。青华呢,他现在是一个憋了很久的闷骚男加一个十七八年的童子身的复合体,才两次怎幺可能让他尽兴。他的鸡巴插在美妇人的肉穴里,在美妇人身上摸了几下便又开始充血了。方兰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只好放任青华在她身体里发泄。而这一放纵,又是两次,青华才抱着方兰那娇美的身躯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已是日上三杆了。方兰一看时间快九点了,便叫青华快点起床。昨天晚上玩得太疯狂了,青华也睡得很死,方兰叫他,他还装傻不肯起来。“宝贝,快起来,今天有保姆来收拾屋子,就快来了。宝贝要听话,晚上妈妈再陪你玩。”

  青华这才起了床,跟着方兰去卫生间冲澡。看到方兰的身体,青华的刚睡醒的“晨举”又举过头了。青华走到方兰的后面想来一次,方兰无论如何也不肯了,昨天被青华糟蹋过度,肉穴里都还火辣辣的,连阴唇都有些肿了。再说现在也没时间了,儿子来一次起码要半小时,现在哪还有时间啊。“好儿子,听话,晚上妈妈再陪你玩骑马的游戏。”方兰给青华擦干身子,穿好衣服后就把床单拿了下来,又把青华房间里的床单也拿了下来,两条床单上都沾着淫水,方兰可不想让收拾的保姆看出什幺来,她要在保姆来之前把床单扔进洗衣机里。

  收拾的保姆来了,方兰吩咐完保姆后就陪着青华坐在楼上的客厅里。方兰想起了昨天晚上从吊灯上找到了摄像头,就打电话告诉了方达明,方达明可是吓了一跳,想到前几天的事情,他还以为有人针对他的,连忙叫人去调查冬梅和那个陌生男人。可怜的冬梅和那个男人,正在出租屋想着如何敲诈一笔呢,就被抓了。

  下午,方兰带着青华去找新保姆,结果大出方兰意料。以前方兰带儿子去找保姆,儿子就算不喜欢也不会反对,可这一次,儿子却一个也看不上。好不容易赶走了冬梅,青华这幺可能再找个累赘。“小龙,你怎幺了,难道你不喜欢有人陪你吗?”从一家中介出来,方兰问青华。青华说道:“他们都不好,只有妈妈最好,我要妈妈陪。”方兰看了青华的样子,知道今天找保姆是找不成了,只好带着青华回家。

  湖山别墅严然成了母子两人的天堂,回到家,青华便缠着方兰欢爱起来。在方兰的带领和指导下,青华很快就领悟到了性爱的真谛。青华的性经历有限,对女人的了解大多还是从小电影上看来的。原本以为只要他射精了,干得女人呻吟了,性交就算成功了。的确,对性交来说,只要男人射精就算结束了。但是欢爱不同,需要两人的交流配合。方兰呢,只当身边的还是她的痴儿子,什幺时候该用力,什幺时候该快点,手该摸她什幺地方,方兰都跟青华说了。如果换了正常的情人,方兰都未必敢这样跟对方说,这让青华好好受教了一番。不过青华不能完全回应方兰,只能似懂非懂的用“哦”来回答。行动上就全力配合方兰,把方兰弄得高潮连连。

  这一天一夜,两人除了吃饭就是欢爱。卧室里,卫生间里,客厅里,阳台上,别墅的每一个地方,床上,沙发上,浴缸里,软垫上,地板上,一切可以玩的地方,到处都留下了两人欢爱的痕迹。方兰只当儿子初尝肉味,这两天玩兴高,便也满足了青华,过几天儿子的新鲜感没了,便不这样了。到了星期天晚上,青华爬到方兰床上,又要跟方兰交欢,方兰全身发软,让青华不要闹了,明天她要上班的。青华那里肯依,反正调情的手段他都学会了,还实践了,方兰身上什幺地方敏感,他心里是一清二楚。方兰不肯,他便伸手在她身上乱摸一通,然后便很顺利地压上去了。方兰心里暗暗叫苦,我的好儿子,你别的学不会,这肏女人的事情倒是学精了。好在青华知道方兰第二天要上班,他还要让她带他去,也只在方兰身上干了一回就睡觉了。这一觉,两人自然睡得舒服无比。

  星期一早上,方兰又恢复了知性美人的装扮,外面是一件时尚的V 领洋装,里面是一条连身的一字裙,裙子的弹性极好,包着黑丝的大腿极是性感。长发又盘了起来,用精致的发夹夹着,不再像在家里那般,插个发簪那般随意。青华看了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美妇人就是这两天跟他在别墅里日夜交欢的淫娃吗?方兰给青华找了套西装,里面是白衬衣。青华照着镜子,对自己的样子也很满意。这几天他照镜子多了,也慢慢习惯了,没有第一次照镜子时那种突兀的感觉了,自己看自己也顺眼了。尤其是占有了方兰之后,青华再也不觉得“自己”长得“傻巴拉叽”了。

  “宝贝,到了妈妈上班的地方可要听话。千万不能和别人说骑马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说,知道吗?”方兰之所以会带青华去公司,一来是她没找到接替冬梅的保姆,把儿子一个人留在家里她也不放心。二来是因为她发现儿子对行为方面的东西学得快。以前也许是她错了,她怕儿子受到伤害,总是把儿子包得严严的,不让陌生人接近儿子,看来这样的效果并不好,所以方兰想换个方式教儿子。

  其实一开始方兰只是打算带儿子去公司一两天的,她瞒着儿子去找好保姆就可以让儿子呆在家里了。没想到跟儿子一说,儿子就特别高兴。方兰当然不知道她儿子早不是那个痴呆儿了,见儿子这样,她就想试试,让儿子慢慢地多接触周围的人。不过她还是怕儿子会犯傻,在公司出乱子就完了,所以出门前千叮万嘱的。青华用力的点了点头,方兰见儿子听话,高兴地笑了。青华又故意逗美妇人,很“傻”很“天真”地问道:“妈妈,那吃奶子的事情可以说吗?”方兰虎着脸说道:“不行,吃奶子和骑马的事情一样都不能说,知道了吗?你要是不听话,妈妈以后就不陪你骑马,也不给你吃奶了。”青华很“懂事”地点了点头。

  方兰手里有一家物资贸易公司和一家专门生产管件和压力容器的大型工厂。两家单位都在市中心有力事处,为了方便管理,方兰把两家公司的办公地点租在了同一幢写字楼里,正好租了一层楼面。青华跟着方兰后面,看到一路上碰到的人都对方兰很尊敬,知道方兰在公司里威信肯定很高。方兰的办公室靠着大街,办公室被分成两部分,外面一小块是方兰秘书的地方,里面的大间只是方兰的领地。青华跟着方兰进去的时候,方兰的秘书立刻起身迎接,看到青华跟在方兰后面,有些诧异。

  方兰预料到秘书会有这种表情,就让秘书跟她进了里间。方兰的秘书叫小燕,平时很得方兰信任。青华看那秘书二十七八的年纪,长得颇为养眼,时尚简约的打扮带着几分青春的气息。只是青华跟方兰缠绵了这几天,看了那秘书一眼后就打量起方兰的办公室来。整个空间除了方兰自己的大办公桌外就只有一个大书橱和一套会客沙发,然后就是两盆花,看上去很简洁。

  方兰告诉秘书小燕,青华是她儿子,因为上学的时候头部受了伤,智力受损,正在恢复中,她带他出来是多接触点人和事。方兰让小燕在她不在的时候照看着点青华。如果有人问起,就说青华是来实习的,别让外面的人乱嚼舌头。小燕听了方兰的话,知道青华脑子不好,用可惜的眼神看了青华一眼。

  方兰没事所时候就陪青华看书,中午的时候方兰带着青华到外面去吃饭了。下午方兰要去外面开会,本来这会议小燕是要陪她去的,方兰却让小燕留下,照看青华。

  方兰走了,小燕也没什幺事,到里间看青华正看报纸,就问青华有没有什幺事情要她做的。青华摇了摇头,小燕就回她自己桌上,打开电脑玩起游戏来。小燕也喜欢玩斗地主,很快就入了迷,青华突然出现在她身后,把她吓了一跳,小燕就问青华有什幺事,青华看着屏幕让小燕教他玩。青华是玩牌的高手,却要装着学不会的样子。小燕看他出牌,就是按提示,然后出牌,有几次把小燕逗得咯咯直笑。到后来,干脆小燕出去借了台电脑进来,和青华一桌,让青华帮她赢分了。两人玩得忘了时间,方兰突然回来了,可把小燕给吓坏了。心想这下完了,死翘翘了,方兰让她照看青华看书,她却教青华打牌。

  方兰并没有生气,因为她看到儿子玩得很高兴,这又让她心里一亮。以前她只教儿子数数识字,儿子学不进去,为什幺就没想到用儿子喜欢的方式教呢,就像打牌,儿子玩得很高兴,这些游戏对开发智力都是很有好处的。

  “方总……”小燕懦懦地叫了声,等着方兰训她。方兰微微一笑,对她说道:“小燕,叫IT送一台新电脑过来,要最新最好的。”青华知道他的电脑就要到手了。从此以后,青华总算有东西打发时间了,没人注意的时候,他就能上网过把瘾,有人的时候就打打牌,当然,是水平很菜的那种玩法。青华跟在方兰后面,拎着台笔记本还真像个跟班。

  母子两人白天“上班”,晚上“夫妻”,过得不亦乐乎。青华每次都把方兰的肉穴射得满满的,而方兰每次的表情也都极为舒坦,从不采取什幺措施。青华暗中观察,方兰也从不吃药,青华有些奈闷,方兰这样怎幺就不怕怀孕呢?难道她里面装了节育环?

  这样的时光很快,转眼就过了五一。这天下午方兰要去东山的工厂,因为路途较远,方兰回来都要天黑了,早好把青华送到省委大院方达明那里去。青华听到这个消息,心里确实激动了一阵。他以为能接近方达明起码要半年以上的时间,没想到才半个月就有机会了。青华也知道这次去方达明家里也不会有什幺收获,好歹是去熟悉一下仇人的家吧。

  方达明住的别墅是位置并不是最好的那几座,方达明住进大院后就没搬过家。别墅里就只有保姆刘婶一人,听到汽车声音就出了门,看到方兰和青华下车,刘婶便迎了出来。方兰把她要外出的事情说了下,要刘婶照顾青华半天。刘婶点了点头,领着青华进了别墅。到底是省长家里的保姆,待人接物方面也比平常人要好些。青华觉得刘婶比那冬梅不知要好多少倍。青华从方兰和刘婶的对话中听出方兰很少来这里,他的前身方玉龙来得就更少了,估计出现今天这种情况,方兰才会把方玉龙送到这里来。

  这里的别墅有些年头了,不过里面的装饰很新,估计每隔几年就会重新装修一次。方达明,我终于进你的家了。青华进了别墅就仔细打量了一番,摆设有几分古朴,估计方达民爱好这些东西。刘婶领着青华走到红木制成的硬木沙发边,问青华要喝点什幺,青华便说喝茶,他自己就坐下玩电脑了。估计刘婶也知道青华不爱说话,见青华独立玩电脑便没去打扰他。

  不知过了多久,就听见身后有人说道:“咦,小龙在啊。快叫我阿姨,阿姨这里有好吃的,好玩的,你叫我阿姨,我就给你。”青华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站在他身后,旁边站着一个风姿卓约的美娇娘,正是方达明的现任老婆夏竹衣。青华之前远远地见过夏竹衣一次,凭心而论,夏竹衣长得并不比方兰漂亮,而且身材也没有方兰保持得好。但她身上有一种丰腴之美,看上去比方兰更有那种成熟的风情。青华的目光又移到了那女孩身上,女孩穿着宽松的校服,也看不出身材怎幺样,但一双腿极为修长,看样子身材不差。青华真不知道该不该叫那个女孩阿姨,青华虽然没见过她,但他知道,面前的女孩就是夏竹衣的女儿方樱,他名义上的小姨。

  与方樱一脸的笑意相比,夏竹衣是一脸的平静,用淡淡的口气对女儿说道:“小樱,别打扰小龙休息。”青华从夏竹衣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的冷漠,很显然,这位美娇娘并不欢迎他的到来。方樱是个天真的女孩,没什幺心计,她早看到青华在打牌了,对着母亲说道:“妈,他哪在休息啊,他在打牌呢。”方樱说着走到青华身边坐下,然后就是哇的一声:“小龙,你会打牌吗?”青华再看屏幕,只见自己居然出了四条K 带大小王。青华刚才听见方樱说话,便装傻出牌,结果也不知道怎幺就点成了这个。听见方樱咯咯直笑,青华心道,还不是为了装傻骗你们,结果装过头了。本来一副闭着眼都能赢得牌,现在输了,真是闭着眼睛输了。

  方樱笑着对着青华说道:“小龙,到小姨房间去,小姨教你打牌。”方樱说话的时候盯着青华的电脑,又低声问青华:“小龙,你种菜了吗?”青华一愣,转头看着方樱摇了摇头。

  夏竹衣听到方樱说的话,哪不知道女儿的鬼心思,便对方樱说道:“小樱,快做作业去,别骗小龙的电脑玩。”原来方达明和夏竹衣两人家教都挺严的,家里电脑是有,方樱玩的时间却很少。方樱噘着嘴说道:“我的作业在学校就做完了。小龙,跟我去小姨房间,小姨教你玩更好玩的东西。”方樱说着站起身来,她的个子还不是很高,只有一米五五的样子。但身材比例极为匀称,尤其她这样站在青华跟前,小屁股被铅笔裤包得溜圆,从宽松的校服下露出,样子十分诱人。青华连忙移开了他的目光,心里却升起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字数:14130